当前位置: 首页 > 宝妈小说> 婚姻,该不该为了孩子而凑合?终于找到答案了!

婚姻,该不该为了孩子而凑合?终于找到答案了!

 第一章 找个干净男人

 

  夜色缭绕的海城,霓虹闪烁,流光溢彩。

  身穿精致连衣裙的梁夏,站在海城最豪华的梦寐夜总会的顶楼总统套房门口,内心做着剧烈挣扎。

  想来也可笑,别人都是借腹生子,她却要借种怀胎……

  身为不婚主义,梁夏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抗拒父亲的逼婚,政治的联姻!

  重重吁了口气后,梁夏拿起房卡放在门禁处刷了刷,却发现那房门只是半掩状态。

  难道领事刘姐给她安排的高质量牛郎已经先一步进了房间?

  梁夏没有多想,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漆黑一片,她将房卡插进取灯槽,再顺手将门“嘭”地关上。

  房间瞬间亮起了暧昧的柔黄暖光,梁夏眯了眯眼,床上的情景惊得她心跳漏跳了一拍。

  一个年轻的男人呈大字仰躺在床中,手脚都被粗绳分开绑在了床头床尾的柱子上,眼睛上蒙着眼罩,嘴唇也被黑色胶带紧紧封住。

  床头柜上还摆放着红酒,皮带等等一些难以描述的物品!

  梁夏当初的要求是要夜总会给她安排一个听话点儿的干净男人。

  没想到刘姐居然误以为她是有这种特殊嗜好,并且连道具都准备齐全了……

  梁夏轻轻叹了口气,坐到床边抬手想将男人嘴上的胶带撕开,她要的是听话,而不是奴役。

  但男人在感觉到梁夏的靠近后,却猛地一偏头,避开与她指尖的触碰。

  他的身子瞬间变得紧绷,薄毯下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情绪似乎十分激动。

  “你想要这副模样跟我做?”梁夏轻声问道,抬手将男人身上的薄毯轻轻扯开。

  薄毯下男人身无衣物,健硕的身躯充满荷尔蒙的气息,每一寸肌肉的线条完美到让人无可挑剔。

  梦寐夜总会的牛郎,身材不亚于男模,果真是名不虚传。

  男人右下腹一个跳跃的黑豹纹身格外引人注目,梁夏抬手轻抚过那纹身,炙热肌肤有些凹凸不平。

  那身子随着梁夏细手的触碰止不住颤栗,喉咙里也溢出含糊不清的轻吟声。

  “喜欢吗?”梁夏忐忑开口,心跳咚咚加快,这是她第一次这样触碰男人的身体。

  梁夏虽未经人事,却也清楚用什么方式可以惹火男人。

  男人依旧轻声哼哼着,那音调落在梁夏耳畔中,太过赏心悦耳,蛊惑着她将放在男人纹身处的手不断使坏。

  当氛围暧昧到极致,梁夏已经无师自通,她拿起旁边的红酒瓶,缓缓倒在了男人的身上。

  清凉的液体流淌在滚热的肌肤上,男人喘着粗气一下又一下地弓着身躯,梁夏则俯下身直接一点点舔舐干净……

  这注定是一场刺激得惊心动魄的欢愉,至少对梁夏而言,她在畅快淋漓后甚至隐隐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梁夏趴在男人身上,两人的汗液交织在一起,散发着旖旎的暧昧气息……

  直到离开,梁夏都没有去揭开男人的眼罩。

  这样也好,日后街头相逢也只是陌生人,不会有任何纠缠。

  但愿医生没有估错她的排卵期,有了这个孩子,她才能拿回母亲的遗产!

  有了这个孩子,她和那家人的婚约也能名正言顺取消!

 第二章 五年后

 

  轰隆隆的鸣笛声自海边港口响起,巨大的国际豪华邮轮缓缓靠岸。

  梁夏看着这个阔别五年的沿海城市,心底满是感慨。

  “梁小夏同学,你又在走路的时候发呆!”

  一个声音软糯语调却透着高冷的童声将梁夏的思绪拉了回来。

  “糖糖,妈咪只是在看接我们的人来了没……”梁夏挑了挑眉,一脸无奈地看着身高还未超过自己腰际的孩子。

  “我们自己走,这么大了还要人接,梁小夏你确定没跟你儿子开玩笑?”

  糖糖拍了拍额头,摇头晃脑地牵着梁夏的手往出租车搭乘区走去。

  梁夏本来约好让大学同学来接自己,但她环顾了四周都没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梁小夏,从明天开始,你找工作我找爹,咱们互不打扰,知道吗?”

  出租车上,糖糖拿着手机翻看海城3D地图,一本正经对梁夏说道。

  前排司机忍不住侧眸打量了一眼两人,眼神中透着复杂又不明的意味。

  梁夏嘴角抽了抽:“都说了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只有娘没有爹!”

  糖糖从三岁开始就不停追问梁夏有关他爹地的相关线索,梁夏也只是默默把《西游记》儿童版买回来给他看,然后将孙悟空如何出世的篇章用红笔标注。

  “你还把我当三岁小孩骗?”糖糖没好气地给梁夏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边对比手机中的地图。

  梁夏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拿起耳机塞进耳孔中,拒绝继续和糖糖沟通。

  自己当年只是找了个皮囊上乘智商在线的男人,怎么制造出来的成品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就凭糖糖三岁后不管她叫妈,直呼大名的作法,梁夏就知道这孩子的性子肯定没随自己。

  现在自己将母亲大部分遗产都夺了回来,有必要认真去找糖糖的生父吗?

  想起那梦寐夜总会,再想起大床上被五花大绑的男人,还有他牛郎的身份,梁夏狂甩脑袋——

  决不能让糖糖知道他的爹地是那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男人!

  第二天一早,梁夏准备出门去阔别已久的梁氏企业,也是五年前逼她政治联姻未遂的父亲公司。

  她千嘱咐万嘱咐糖糖在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更不要随意出门。

  但糖糖伸出肥嘟嘟的手,指了指电视,一本正经说道:“我等下要去参加这个爸爸在哪儿的寻亲活动。”

  梁夏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糖糖同学,要为娘怎样做,你才能像个正常五岁小朋友?”

  “你去给我找个爹,我就不造作了。”

  糖糖装作大人模样地摸了摸下巴,这样子颇有一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感。

  梁夏刚出门,糖糖便关了电视,然后拿着自己的小书包和小手机,戴上炫酷的黑超离开了公寓。

  从小区到寻亲活动现场的路线,糖糖已经通过手机做了导航。

  他已经受够了没爹的日子,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找个爹回家!

  糖糖在心底下定决心,跟着导航指示横穿马路。

  只是他才刚走出几步,一辆失控的车便直直撞了过来。

  糖糖幼小的身子被抛了起来,再重重摔落……

 第三章 车祸

 

  到公司的梁夏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悸痛,她使劲揉了揉,没做多想跨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她今天要拿回属于母亲的20%股份,正式在梁氏扎根立足。

  梁父见到梁夏后并没有太震惊,只是默默拿出公司账本出来交到她手中。

  “现在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你名下的股份核算下来也已经是负数,雷氏集团已经要来收购梁氏了。”

  “为什么?五年前要收购雷氏的不是咱们梁氏吗?怎么转眼之间却反了过来?”梁夏不可置信问道,但手中账本却让她不得不信。

  “五年前如果你不取消和顾氏的婚约,现在梁氏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梁父说起这个依旧来气,“现在雷氏新上任的总裁要和顾氏千金订婚,梁氏已经没有改变局面的能力了!”

  梁夏受不得梁父将这一切的罪过都安到自己头上,她将手中的账本往桌上一砸,冷声说道:“你自己经营不善,还来怪我!我妈拼死拼活创建的公司就这样被你一手毁了!”

  梁夏还想和梁父争执几句,手机上突然有了陌生号码拨了过来。

  “是梁夏吗?你儿子梁糖糖出了车祸,正在中心医院,你赶快过来!”

  梁夏拔腿直往医院跑,她就应该出门反锁的!

  医院中,梁夏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急救室门口,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正徘徊在门口,手臂上压着一根带血的棉签。

  “是你撞的我儿子?”梁夏怒气冲冲质问对方。

  雷昊辰看着情绪激动的梁夏,只能轻声说抱歉。

  看着糖糖从急救室推出,梁夏也没心思和雷昊辰争执,得知没有大碍后,她才重重吁了口气。

  “刚才多谢雷先生给您儿子献血,不然还真有生命危险。”医生一番话,让正准备指责雷昊辰的梁夏猛的闭上了嘴。

  “梁糖糖的治疗费用都挂我账上,记得要用最好的药。”雷昊辰对医生吩咐完,从西装内口袋中掏出一张空支票,递到梁夏跟前。

  “非常抱歉,金额你随便填。”雷昊辰态度十分陈恳。

  梁夏则猛地推了雷昊辰一把,咬牙切齿道:“你到马路上让我撞一幢,我就原谅你!”

  梁夏没有再理会雷昊辰,毕竟已经报了警,后续的事情就交给警察去处理,她只想安心陪孩子。

  糖糖恢复的很快,梁夏也通过警方监控视频了解到雷昊辰是为了避开他人才误撞上自己的孩子。

  警方判定雷昊辰无罪,但不代表梁夏会原谅他。

  糖糖出院前夕,梁夏提着刚买好的粥赶回病房,却在楼梯拐角处和身穿白衬衣的雷浩辰撞个正着,手中的热粥也全撒在他身上。

  “抱歉……”一码归一码,这次是梁夏走路没长眼。

  雷昊辰咬牙皱眉强忍着痛意,半响说不出话来。

  梁夏赶紧将他领进病房,然后示意他用冷水冲刷一下。

  当雷昊辰赤着膀子从病房内的厕所走出来时,梁夏看到他胸前被烫出了一大片红印。

  梁夏有些自责,可是垂着的眼眸却不自主瞟到他右腹处一个跳跃的黑豹纹身,心底瞬间一咯噔。

  “雷先生,请问你之前……做过牛郎吗?”

 第四章 你缺儿子吗

 

  雷昊辰眼皮一跳,看向梁夏的眼神中情绪不明:“梁女士是在讲鹊桥相会的民间传说吗?”

  梁夏愣了愣,扭头看了看病床上正饶有兴致打量着自己的糖糖,连忙挤出笑意说道:“对啊,在给糖糖复习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

  糖糖疑惑地看着梁夏的表情,还有这个没穿衣服的陌生男人,淡声问道:“梁小夏,这是你给我找的爹?”

  雷昊辰嘴角抽了抽,梁夏额头也冒起了黑线。

  “这是开车撞你的人,交给你处置。”

  梁夏急忙撇清关系,只是在说这话时,余光一直往雷昊辰的纹身处看去。

  她已经强迫自己忘记五年前做过的疯狂举动,但却一直没法忘记那男人身上的黑豹。

  这是同一只黑豹,还是仅仅只是同款?

  “你叫雷昊辰?”糖糖看到了雷昊辰名片上的名字拼音。

  第一次有小不点儿敢直呼自己名字,雷昊辰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淡定地点了点头。

  “缺儿子吗?”糖糖将名片放进自己的小书包,一本正经问道。

  雷昊辰惊得张了张嘴:“你确定只有五岁?”

  梁夏急忙打断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诡异的对话:“我儿子有社交障碍综合征,雷先生还是在外面等人送衣服给你吧。”

  糖糖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依旧认真打量着雷昊辰,这毕竟是梁夏带自己回国后,接触到的第一个异性。

  只要是个男的,就有是亲爹的可能,这是糖糖的认知。

  带给糖糖的粥撒了,梁夏还要重新去张罗,正纠结着,外头已经有人敲门送了晚餐过来。

  梁夏正纳闷,可看到那人又将手中的衬衣递给雷昊辰,才明白这是他的人。

  “雷总,刚才路上遇见顾小姐,她非要一起过来看看……”助理张权低声对雷昊辰说道。

  雷昊辰皱了皱眉,还没开口说什么,半掩的门又被重新推开。

  “昊辰哥,你真在这儿,我还以为张权开玩笑呢……”顾茜笑嘻嘻走了进来,再看到床上的糖糖后神情一愣,连收敛神情都慢了节奏。

  这孩子,怎么跟雷昊辰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顾茜?”梁夏开始还没在意是哪个顾小姐,现在听到这娇滴滴的娃娃音,再看了看来人,瞬间便清楚。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顾茜是顾氏集团的千金,两人以前在贵族名媛圈有过接触。

  瞧着顾茜看雷昊辰的眼神,这应该是跟她有婚约的雷氏公子了。

  “梁夏?”顾茜看到梁夏后也是异常震惊,她扭头看了看床上的糖糖,迟疑问道,“这是你小孩?”

  在得到梁夏点头大方承认后,顾茜又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雷昊辰,眼眸中尽是难以言说的情绪。

  “你们……以前认识?”顾茜对雷昊辰的过往感情经历知根知底,此刻看到梁夏和这个小孩时,脑海里忽然多了一种荒唐的想法。

  雷昊辰有些不悦,他敛了敛情绪:“不认识,我送你回去。”

  顾茜挑了挑眉,眼神中甚是喜悦,可垂在身侧的小手却暗暗捏紧。

  她走到糖糖的床边,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说道:“小帅哥,下次再来看你哟。”

  出了病房后,顾茜拍了拍雷昊辰的肩膀,让他和张权辰先一步进车内,自己先去上个厕所。

  目测他们走出了医院,顾茜急速走到一个检验科窗口探了探头,里头立马走出来一个带口罩的中年男人。

  顾茜将掌心中的几根头发摊开递给眼前的男人,压低声音说道:“给我做一份亲子鉴定,务必要快!”

 第五章 花我的钱养我

 

  梁夏带糖糖回公寓后,特意请了一个保姆在家照看,这样自己才能专心处理公司的事情。

  “你这样困得住我的人,困不住我的心!”糖糖对梁夏的行为表示抗议。

  “你要是再乱跑,我保证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亲爹!”梁夏对糖糖发出了终极警告。

  糖糖立马抬起小手紧紧捂住了嘴巴,大气都不敢喘。

  看着他紧张担忧的模样,梁夏突然觉得自己做的太狠。

  糖糖只是想要爸爸,她既然给了他生命,就不能剥夺他应有的权利。

  这一夜,她沉思着坐到天亮。

  梁夏找到梦寐夜总会,直接负责接待她的领事刘姐早已辞职。

  夜总会的服务人员年年大换血,要找到当年服务自己的牛郎,宛若大海捞针。

  梁夏一边焦头烂额处理着工作,想替梁氏扳回一局,一边还要分神思索如何低调隐秘地给糖糖找到生父。

  手机上一个陌生本地号码拨了过来,梁夏没有多想便接听:“哪位?”

  “你儿子在我这里。”一个低沉的男声从冰冷话筒中传了出来。

  梁夏一怔,立马慌了神:“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你要多少钱我马上拿给你!”

  自己明明嘱咐保姆看好孩子,怎么还让他溜出去!

  上次遭遇车祸,这次直接被坏人勒索绑架!

  “我不要你的钱。”男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但梁夏没有心思去回忆。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不伤害他!”梁夏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儿子!

  男人叹了口气:“我是雷昊辰,你儿子在我这……找爹。”

  梁夏愣住,随即脸红得像虾米:“地址给我,马上过来。”

  来到雷昊辰办公室,梁夏将坐在按摩椅上玩平板的糖糖揪了起来,直接往外拽。

  “哎哟~~爹地,救我——!!”糖糖对雷昊辰发出了求救信号。

  梁夏听到这个称呼直接原地爆炸:“梁糖糖,注意称呼!”

  糖糖却面不改色地揉着自己的小胳膊跑到了雷昊辰身旁:“我们已经达成协议……在找到亲爹前,他做我干爹!”

  梁夏气得头发丝都在冒烟,雷昊辰却摸了摸糖糖的头,认真看向她:“这也当做我对糖糖的补偿吧。”

  “就算他亲爹在这,我也不要他补偿!”梁夏没好气说完,依旧拉着糖糖往外走。

  糖糖眼看梁夏是真生气,对着雷昊辰做出打电话的手势后任由梁夏拖走。

  雷昊辰则对着糖糖点了点头,直到他们离开,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嘴角一直都处于上扬状态。

  回到家,梁夏继续教育孩子。

  “你妈我见过坑爹的,但没见过坑娘的,你这小兔崽子!”梁夏一口怒气上心头,依旧难以平静。

  “妈咪。”糖糖第一次正儿八经叫梁夏,“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男人嫁了,难道你想要儿子养你一辈子?”

  “你搞清楚,现在是你养我还是我养你?”梁夏知道自己没法用教育孩子的口吻跟他沟通。

  “外婆的钱都是留给我的,你现在是花我的钱养我!”糖糖理直气壮说说,瞬间让梁夏语塞。

  见她不说话,糖糖继续说道:“儿子养你一辈子没问题,但以后你看到我和我小媳妇儿秀恩爱,就不会羡慕吗?”

阅读全文

原文发布于【非常妈咪】: https://fcmami.com/post/1901298537038.html

阅读全文
回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