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宝妈小说> 只不过想办个假结婚证,却弄假成真误惹真男神…

只不过想办个假结婚证,却弄假成真误惹真男神…

第一章 不可以有‘剧烈运动’!
 

夜已深。

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

零点一刻。

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

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

“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够稳,打算留下还是流掉?”

她没敢给医生太肯定的答复,因为,她也不太确定。

虽然她很是期待,那种初为人母的喜悦。

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和傅司年结婚一年多,好不容易才种下的种。

也是他俩之间,除了那一纸婚书外,唯一的纽带。

……

卧室内亮着昏黄的睡眠灯,乔以沫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从玄关处传来的开门声。

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形覆了上来,被褥下一双冰凉的手探入,一路摩挲着,撩开她的睡裙。

男人的指尖很冷,引得她渐渐清醒。

傅司年挤开她的双腿,修长的手指从下而上的抚着她的娇嫩,动作缓慢,极有耐心,像挑逗似的,故意惹得她火烧火燎。

“傅……”她察觉到有一丝的不对劲,只是话还未说完,便被他悉数的封在了口中。

傅司年的吻,不算霸道,只是和他整个人一样,冰冰凉凉的,夹着一丝薄荷的味道。

他似是动了情,把玩的动作加大了力道,而他腾出的另外一只手,正扯着她的蕾丝底裤。

乔以沫只觉得下身一凉,她惊觉的抬手,制止住他,“司年……不可以!”

医生说她才刚查出有孕,前三个月不能有剧烈的房事……

傅司年正准备长驱直入的动作停了下来。

暗夜之中,男人盯着她的漆黑墨眸深不见底,翻涌着不明意味的浪潮。

“怎么了?”他嗓音听起来有些暗哑,也有少许的不满。

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不喜欢在进行房事的时候被中途叫停。

更何况,他是傅司年,傅家的长子,全市女人最渴望巴结和讨好的钻石王老五。

乔以沫不敢将怀孕的事情告诉傅司年,只能吞了吞唾沫后,轻声撒了个谎,“我……我今天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

寂静的空气中,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乔以沫紧张的不能自已,甚至不敢去看傅司年的眼睛,可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后话。

她支吾着道,“医生说我有轻微妇科病,最近最好不要……不要,那个什么……”

‘那个什么’即使不明说出来,傅司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深冷的眸光在她不自然的脸蛋上徘徊,似乎正在估量她这句话的真假性。

而乔以沫深知傅司年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她今天去医院妇科检查的事情迟早会被他知道,她不如将计就计……

将‘怀孕’说成是‘妇科病’。

有高度洁癖的傅司年,总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她做了。

下身,依然被那坚硬的东西紧紧抵着,乔以沫紧张的几乎无法呼吸。

她知道,男人早已蓄势待发,可是,她真的不能……

“对不起……”乔以沫抿抿唇,闷声回应。

傅司年沉默一瞬,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她,半晌,他沉重的身子忽然翻下,如一只草原上正驰骋的猎豹失去了野性。

‘啪’的一声,他将床头柜的灯关上,然后顺势替她盖上被褥,命令似的两个字。

“睡觉!”

第二章 替补拍戏!
 

这是第一次,乔以沫在床上拒绝了傅司年。

虽然傅司年没有说什么,可乔以沫还是感受到了来自男人身上的一丝不悦。

翌日一早,傅司年就离开了。

乔以沫蜷缩在被窝中,茫然的大眼中没有一丁点的光亮。

之后的几天,傅司年也再也没回来过。

乔以沫坐在片场角落里的小板凳上,心不在焉的翻看着剧本,结结巴巴的念着台词。

“你不过只是他圈养的一只小宠物,有什么资格奢望他爱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有恩于他们家,他连看你一眼的兴趣都不会有……更不可能会娶你!”

念到这里,乔以沫眼眸中的光渐渐黯淡下去。

她和傅司年之间,不也是这样的关系吗?

乔以沫正发着呆,胳膊肘忽然被人推了一下。

经纪人萧筱语气急速的道,“以沫以沫,走,导演说了,佟安晴暂时有事情来不了,在配角里找一个最像她的先顶上,我和他们推荐了你,赶紧的走起!”

佟安晴就是这部剧的女主,目前娱乐圈当红小花旦之一。

“可是我还从来没有演过女主……”

乔以沫的话径自被萧筱打断,萧筱推搡着她,“嘁,娱乐圈爆火的哪个男星女星一开始就演过男女主的?机会不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乔以沫直接被萧筱拽着扯着拉到导演面前,迫不及待的一番推荐。

“徐导,这就是我们以沫,虽然知名度没有多少,但是演技绝对不错,要不让她试试?”

萧筱暗中拧了她一下。

乔以沫回过神来,对上面前中年男人打量着她的眼神,不卑不亢的道,“徐导好。”

剧本在导演的手掌心里几乎变了形,几个制片人和副导质疑的目光纷纷朝她望了过来。

像是在思量着眼前这个穿着平底鞋,牛仔裤,长相俗气的女子是否可以承担起这部剧的女主。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乔以沫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脱光了衣服,根本无处遁形。

但她还是鼓起了勇气,“徐导,您放心,我会尽力……”

既然萧筱已经极力的在为她争取这个机会,她也不应该让萧筱太失望。

在她屏气凝神的时候,导演终于出了声。

“成,你去试试!”

当今女演员能够沉心静气的已经少之又少,徐导不由得多看了乔以沫一眼,然后抬手吩咐片场的工作人员,“打光!”

乔以沫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萧筱偷偷和她比了一个“Yeah”的手势,她抿了抿唇,由化妆师和造型师带着去上妆。

……

几个小时之后,在众人的一致好评声中,乔以沫结束了拍摄。

导演们凑在一起重温刚才的镜头,脸上无疑都露出了赞许的眼神,无论是从身形动作,还是对台词的把控力,乔以沫都做的让人无可挑剔。

甚至她比原先内定的女主角佟安晴,更具有表演的灵动力。

“哇靠,以沫,你简直就是我崇拜的女偶像啊!”

卸了妆,乔以沫一出更衣室就赢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萧筱连着啵了她两下,“刚才我都入戏了,你看,眼泪都哗哗哗的流下来了!”

萧筱指了指自己两眼眶里的泪花,可怜巴巴。

“有这么夸张吗?”乔以沫好笑的问。

“那当然,不信你去问导演!”萧筱得意的扬眉,“可比佟安晴演的好多了!”

距离不远处,一辆商务保姆车才刚停下,助理在外撑着伞。

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迈出,却仅仅进是刚落地,就止住了。

潋滟的美眸微转,女人望向那片忙碌的场地,最后视线定格在乔以沫和萧筱的身上。

“这……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不过是个十八线小演员,还真把自己当大明星了?这导演也是过分,居然不经您同意,就直接找了替补的?”给她撑伞的小助理瞪大眼,不满的嘟哝出声。

佟安晴眸中笑意一点点敛起,冷喝一声后,撩了一下鬓边的卷丝,踩着高跟鞋,盈盈的走了过去。

“是吗?比我演的好多了?”人还未走近,清澈的嗓音已传了来。

探班的粉丝们不禁喜悦的高呼雀跃,“安晴!安晴!女神!我们永远的女神!”

导演和制片人也是惊愕了,面面相觑,和工作人员们的脸色如出一辙,“大明星佟安晴不是有事来不了了吗?怎么又忽然……”

乔以沫和萧筱对望一眼,同样是有些不解。

佟安晴?她怎么会忽然驾临?

“啪!”

可不等乔以沫没回过神来,佟安晴突然踩着高跟鞋径直走到她面前,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在她的右脸,双耳嗡嗡作响,只觉得火辣辣的一片。

到底是这一巴掌太实在,清楚响亮,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导演组的人均是震惊了,谁都没想到佟安晴会直接动手。

第三章 傅司年救场!
 

“以沫,你没事吧!”萧筱急眼了,拉过乔以沫挡在她的身前,怒气汹汹的道,“佟安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是觉得刚才那场戏,错位假打没什么意思,真打才显得真实……不是吗?我只是在教新人,如何学会……假戏真做!”佟安晴红唇漾开轻笑。

“你,你简直欺人太甚!”萧筱想冲上去理论,却被乔以沫轻轻的拉住了袖子,示意她不要将事情闹大。

萧筱一下抿紧了唇,脸色有些黑沉,蓦地抬眸看向佟安晴,假笑,“佟小姐‘演戏’还真是“用力”,外面那么多探班媒体,要不要请两位进来采访一下?”

佟安晴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依旧笑靥如花、从容优雅,揉了揉小手,轻笑。

“我倒是没关系,只不过,戏讲求的就是逼真,你跟这儿站着像个木头似的,跟我谈演技?”

乔以沫微微蹙起秀眉,脸色已经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大概是,动了胎气……

萧筱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见佟安晴扭了扭手腕,“如果你们觉得我刚才的示范还不够好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遍……”

话音刚落,女人的手已有了要抬起的趋势。

萧筱瞪大眼,“你……”

她还真没不敢相信这个佟安晴竟然猖狂到了如此境地。

乔以沫也以为那第二个巴掌会落下来,她的脸下意识的朝着一边偏去,试图躲避,却又无处可躲。

只是这次,不等佟安晴的手臂落下,就在半空被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掌扣住,嗓音幽凉传来,“现场教导?看来佟小姐对自己的演技很有自信。”

这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乔以沫的心冷不丁的颤了一颤。

这醇厚低哑的嗓音她再是熟悉不过了。

傅司年!

竟然是傅司年!

他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以沫瞪大眼,抬起头望去,眼前的男人深色西裤熨烫的笔直服帖,身形挺拔,细碎的短发下本来淡漠的眉眼,坚毅的下颚衬出几分冷厉的寒意。

导演冷不丁回过神,连同制片人,急忙上前,极尽谄媚,“傅总,您怎么来了?怎么也没派人通知一下,您看,我们现在还正在忙着拍戏呢。”

制片人也殷勤道:“傅总!这里太乱了,不如我们去后面坐下谈吧。”

而与傅司年随行的,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显然都是集团高层。

还有两个正拿着笔记录什么似的秘书模样的女人,大概是上面领导莅临片场视察投资项目来的。

他们也都不明所以的朝着不远处看,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刚才正交谈着的傅司年,忽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抬步就朝着片场的正中央走了过去。

助理江易赶快施以一个抱歉的笑容,两手规矩的放在腹前平了平西装褶皱,干咳了一声后,快步的跟了过去。

“傅……傅傅总……大家都还在等着呢!”

傅司年眉头皱起,淡淡的‘嗯’了一声,看了佟安晴一眼,松开她的手。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我希望你们都把精力放在电视剧制作上,而不是在演员如何勾心斗角上,否则……J&F集团随时可以撤去投资。”

傅司年声音薄凉,一字一顿,字字清晰的传达至每个人的耳中。

制片人脸色登时白了几分,“傅总,可千万别……”

“傅总……我们真的是在讨论演技!我是在教新人如何把打戏拍的更加真实!可能我刚才下手是重了一点,但是我并没有撒谎!”

佟安晴急切的道。

她只知道这部剧是傅司年投资的,却没想到,名震商圈的J&F集团的总裁竟然这么年轻,而且这长相气质直接秒了她所有见过的男人。

不可否认的,她心动了。

这简直就是上流社会典型的钻石王老五!

第四章 片场离去
 

“我没有时间听你的解释,佟小姐。”低沉好听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却夹着一丝淡的几乎没有的低嘲。

“还有……”他停顿了下,视线朝着佟安晴身后望去,“你的助理,未免有些过多了。”

佟安晴脸色一白,险些趔趄一步。

她的身后,近10个助理护身,还有个陪伴在侧的经纪人。

相比较而言,乔以沫就显得单薄多了,孤身上阵,也只有萧筱一个经纪人

“可是……”佟安晴还想做些解释。

傅司年却连听的耐心都没有,抬手拧了下领带,喉结滚动着落下一个字,“我们走。”

他抬步便要离去,视线至始至终,都未曾掠过乔以沫,直到——

“以沫?你没事吧?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发烧了啊?”萧筱一把扶住身旁的乔以沫,总感觉她纤瘦的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

乔以沫赶紧摇头,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虚,“没有……”

可是她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腹部的不适感已经越来越强烈,她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晕过去了。

傅司年的脚步顿住,偏过头去,将乔以沫所有的隐忍和疼痛的微表情尽收眼中。

“我送你去医院吧以沫!”萧筱作势要驾住她。

可乔以沫的身子已经和一片落叶似的朝后倒去,萧筱惊呼出声,以沫身后站着的可是傅总啊!

她伸手去拉乔以沫,却晚了一步。

乔以沫径直的撞向了傅司年的胸口,男人眉头蹙起的同时,手臂伸出环过她的腰部,及时的捞住了她。

熟悉的薄荷清香,掺杂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乔以沫慌了!

傅司年!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试图直立起身子,可天不遂人愿,又一次的朝后倒去。

这一次,傅司年径直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打横抱起,才没让她狼狈又不堪的摔倒在地面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于迅速,迅速到等乔以沫回过神来,双手正紧紧的环着傅司年的脖子。

全场静默了三秒。

“以沫……”萧筱愕然,伸出去的手尴尬的腾在空中。

“傅总……”江易的表情和其他人如出一辙。

乔以沫懵了,心跳扑通扑通的加快,整个小脸上火烧火燎的,想出声让傅司年放她下来,可喉咙就跟哽了似的,不会说话了。

而傅司年似也没有要放她下来的意思,依然保持着抱她的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她耳边传来男人有些冷淡的声调,“江易,去把车开过来。”

话毕,他抱着乔以沫,大步离去。

全场哗然!

制片人和导演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萧筱亦是瞪圆了双眼,目瞪口呆。

外场前来探班的粉丝中不乏有人拿出手机去拍,“我靠!我靠!爆炸新闻啊!”

“被傅司年抱走的那个女人是谁?好好奇啊!傅司年居然没看上我们的安晴大美妞,抱着一个十八线小演员走了?我是不是眼瞎了啊嗷嗷嗷!”

“百度出来了出来了,叫做……乔,以,沫?”

好陌生的一个名字啊!

在场的唯有佟安晴,听着耳边的风言风语,她纤细的指甲嵌入掌心,充满怨念和愤恨的从红唇齿缝中挤出一个名字来,“乔,以,沫。!”

今天敢抢她的戏,甚至连傅司年这样的男人都巴结的上,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第五章 傅家不缺那点钱
 

“傅总……您这是?”原先正等候着傅司年的一行人,见傅司年再出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有董事不由得发出质疑。

却并没有止住傅司年的脚步。

男人面不改色,“今天的项目审查先终止一下,明天继续。”

话已至此,算作出回应。

江易已经将宾利开至了横店的偏门,乔以沫被塞了进去,随后,傅司年也坐了进去,即使车里开着暖气,也依然感受的道来自男人身上那股冰冷疏离的气息。

“对不起……我刚才,给您添麻烦了……”

她是真的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小腹一直在微微作痛着,才会,不小心的倒在他的身上。

“身体不舒服就先不要出来工作,家里不缺那些钱。”他靠在椅背上,像是有些累了似的闭上眼睛,薄唇一张一合。

乔以沫的身影一下子有些僵硬了。

傅家的确不缺她去做十八线小演员的那点钱,可是她缺。

她想做的是一个人格独立,有自己经济来源的傅太太,而不是一个依靠着自己丈夫,不识五谷的寄生虫。

“傅司年……”她忽然唤出这三个字来,清晰,清澈无比。

男人紧阖的双眸倏然睁开,一抹冰冷倾泻而出,瞬间拉紧了整个空间的气流,他偏头朝她看去。

“嗯?”

“那个……”乔以沫硬着头皮,咬唇迟疑了一秒,最后低声问,“你……想要孩子吗?”

男人明显滞愣了一瞬,转眸,目光落在她巴掌大精致的脸蛋上,眼神深暗。

乔以沫瞬间心惊肉跳,“我只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打量的视线在她身上徘徊半晌,傅司年正色过来,他伸手捏了下自己的脖颈,再开口时已不复方才的冰冷。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升到喉咙口的心脏陡然沉到低估,乔以沫只感觉一阵失落的苦涩蔓延整个身体。

难过吗?

扪心质问,她很难过,但她比谁都清楚这场婚姻的来源,她难过也没资格表现出来。

想嫁给他的人是她,爱他的人是她,就注定了在这场婚姻里,会一直卑微到底。

不知车子行驶了多久,小腹突然的阵痛让乔以沫大脑微微一震,秀眉瞬间紧紧皱起。一直放在腿下的手,竟有了湿濡的温度,摊开来,是一丝的血迹。

她是怎么了?

乔以沫心里有些慌,撇向窗外时却见就快路过乔家,当即开口,“停车!”

“怎么了?”傅司年看向她,缓缓将凌冽的眸光深压至潭底。

可依然还是让人感受到了压迫的气息。

乔以沫只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乔以沫咬牙强忍着阵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面前不就是我家吗?在那边停下吧,我很久没见爸妈了,有点想他们。”

傅司年微微皱起眉头,但还是吩咐江易,“到前面转弯处停下。”

“是。”

一分钟后,车子还没完全停住,乔以沫就踉跄的推门下车,用手堵住正要打开的车门,心虚的对着车窗道,“你不用上去了,我留一晚,明天就回去。”

傅司年准备推门下车的动作,戛然而止。

第六章 流产
 

他重新坐回去,目光凝冰的盯着窗外纤瘦的背影,曲起的手指轻敲着桌面,眼底一片暗沉之色。

‘叮~’就在这时,手机忽然来了一条短信。

傅司年皱起眉,滑动开屏幕,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阿年,你过得还好吗?”

一个‘阿年’二字,蓦然的闯入眼帘,仿佛瞬间唤醒了他所有沉睡的因子,和沉淀已久的青春气息。

如闷雷劈过头顶,闷炮炸响。

让傅司年眸底浮现出一丝恍惚之色,他忽然联想起前阵子,也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忽然发了一张图片到他手机上。

图片上的女人一头利索短发,穿着一身白色大褂,戴着听诊器,却掩不住细眉间的温柔。

那张褪去了稚气的脸,和他心中的女人别无二致,只是那时的她长发披肩,明眸皓齿。

可是,他分明亲眼看着她死了……

傅司年骨节分明的手掌捏着手机,力道越来越大,到底是谁在和他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指腹摩挲着手机屏幕,他将短信移至垃圾信箱。

吩咐江易,“开车!”

车身堪堪错身而过,疾风激得乔以沫险些摔倒。

小腹间尖锐的疼让她直不起腰来,只能跌跌撞撞地走进住宅楼,一楼,二楼……三楼。

305室,她的家。

“妈,妈,开开门……”

乔以沫倚在门口,有气无力地拍了拍门。

疼痛到极致时,眩晕感一波波袭来,她有些想哭。

“哎,沫沫,你怎么……”

乔母听到声音,开了门。

在她的惊呼声中,乔以沫终于软软倒了下去。

……

两天后,市立医院

“妈妈,妈妈……”

哭泣的小人儿越跑越远,她怎么追也追不到。

乔以沫心慌,被子下的手渐渐揪紧,疼痛一下子刺激了她,入目,是一片纯白,还有刺鼻的药水味,手背上戳着针。

她有些茫然的动了动眸子,忽然瞥见床边的两个苍老身影,哑声唤道:“爸?妈?”

“哎呦,沫沫,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床边的中年女子急忙看向她,眼泪顿时掉了下来。

母亲一直落泪,父亲阴沉着脸,还有一旁挂着的几个输液包,乔以沫越发慌乱,撑着想要坐起身来,“妈,我……这是怎么了?”

乔母擦着眼泪,轻声指责,“什么怎么了?妈妈一打开门你就晕倒在我怀里,你是想吓死我和你爸是吗?”

乔父听着哭声脸上的焦躁更深了,严厉的看着她,语气沉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怀孕变成这个样子,傅司年呢?你是他妻子,他一点不知道关心你吗?”

乔以沫的瞳孔毫无焦距,苍白的脸蛋上也没有血色。

她倏然想起刚才那个光怪陆离的梦,恍惚的伸出纤细泛白的手指,用力的握住乔母的手,紧张又忐忑的颤抖着嘴唇,“妈……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话一出口,屋里陷入沉默。

乔妈捂着脸低低啜泣,乔爸也将脸偏向别处,似乎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

床上的女子,脸色虚弱的像是半透明,孱弱单薄,黑白的眸子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她忽然扯唇轻笑,声音嘶哑的像是要哭了一般,“没了是吧?”

之前检查的时候医生就说了,她胎象不稳,不能有剧烈运动,情绪也不能过于激动。

在片场那么一会儿,她就该料想到这个结局的。

“以沫,你还年轻,孩子总归会再有的!”

第七章 去傅家大闹
 

乔父似乎还是忍不住暴脾气,沉着脸质问,“你跟我说实话,那个傅司年是不是让你受委屈了?你告诉爸妈,咱们明天就离婚,那种豪门咱们不攀了好吗?”

“爸,妈!”

乔以沫无力的动了动唇,解释道:“跟他无关,他不知道我怀孕,是我自己没注意光顾忙着工作了,你们不要怪他,也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算我求您们了。”

乔爸沉痛,“你还在替他说话?他是你丈夫,连你怀孕都没注意到,他到底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心中一阵刺痛,刺的眼眶发热,她禁不住出声打断他,“爸!我想一个人静静……”

“够了够了,你还嫌女儿不够伤心啊!”

乔母一边擦干净眼泪,一边死命拽着乔父出门,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沫沫你好好休息啊,爸妈回去给你煲点汤来,哎……”

直到门锁咔哒一声扣上,乔以沫才忍不住捂着嘴哭出声来。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宝宝啊,她好心疼。

是她没有保护好,明明,明明她还想试一试,能不能把他生下来的……

静谧的房间里,手机振动的嗡嗡声越发明显,大有一股誓不罢休的意味。

乔以沫撑着身子摸过去,机身有些发烫,一看,果然,萧筱已经打了几十通电话了。

她回拨了过去,那头一秒接通。

“喂,萧筱姐,”她顿了顿,略带鼻音的沙哑嗓音有些难听,“我……”

话音未落,一声尖叫打断了她。

“啊!啊!以沫!你知不知道!你要红了!”

彼时,萧筱正满面红光的筹划应付各路媒体,模棱两可的公关词早就准备好,造型师化妆师也时刻待命,就等着主角上场,把绯闻炒到极致!

“怎么了?”乔以沫轻蹙着眉,总觉得,不是一件好事。

“大小姐,你难道都没看新闻的吗?”

萧大经纪人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那天傅大BOSS抱你上车的时候被狗仔拍了下来,直接上了热搜榜第一!这可是你露脸的好机会啊!”

乔以沫咬着唇,没吭声。

萧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你在等什么?乔以沫,你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演技有演技,可是为什么就是他妈的不火?你不炒绯闻不巴结导演,活该!可是现在傅老板送上门来,你为什么不抓住机会?”

她深吸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骂,“那可是傅司年啊!”

那可是傅司年啊!

乔以沫回过神来,哑着嗓子,坚定拒绝,“萧筱姐,我不想炒。”

若是让傅司年以为她利用他,她在他面前的脸还往哪搁?

她是因为爱他,才想嫁给他,现在这样不温不火的关系已经够难堪了,她不想变得更糟。

二人正通着话,病房门忽然被乔母推开,乔以沫连忙擦了把眼泪,“萧筱姐,我先挂了……”

“喂……喂!”萧筱还在话筒里嚷嚷着,就只剩下了忙音。

乔母端着热水进来,乔以沫望向她身后,却不见父亲的身影。

“妈,爸呢?”

乔母愣了愣,将热水给她倒杯子里,这才有些尴尬的道,“你爸气不过,闹着要去傅家说理去,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原文发布于【非常妈咪】: https://fcmami.com/post/1901304004053.html

阅读全文
回帖

热门文章